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菜鳥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3-16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1985年,河南孟津,送葬的人們,于德水

這是極光photo【江河影像】系列第36篇推送。

1966年,13歲的于德水被迫中斷了學業,開始拿起相機拍攝。第一次佇立在黃河邊的他,便驚訝于黃河的沉穩與靜謐,于是在1985年,他與20多位攝影人朋友開始了“走黃河”,這些朋友中有侯登科與李媚等人。這次“走黃河”帶給于德水對生活和社會浸入式的體驗,難怪他說:“相機于我而言是一部認知世界的大書。”

流逝的黃河

攝影并文 / 于德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大河萬歲,陜西壺口,1985年

13歲中斷學業,一臺相機成了我生活的幸運

1966年,13歲的我中斷學業,被漂逐在波濤的邊沿,后來,一臺照相機成為了我生活的幸運。

在教育缺失年代邁出的步履,蹣蹣跚跚地在身后劃了一條長長的弧線。相機于我無疑是一部認知世界、認知生活、認知河流的大書。我第一次佇立在黃河岸邊,那是1985年。久久凝望著滯重 、沉渾、 緩慢扭動的河水平靜地流淌……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黃河上即將靠岸的渡船,河南,1996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黃河邊卸船的人,河南,2008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黃河邊的麥收人家,河南,2003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行駛在宋陵神道上的拖拉機,河南,2004年

我驚異于她的安詳、靜謐。這就是那條孕育了數千年歷史文明民族的古老大河。千年流變,亙古黃河。這條大河,用它飛騰、翻滾的濁漿、湍急、涌動的暗流,把一個族群的生命力和它的農業文明在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地延綿了數千年……快門聲令我感到誰也無法透徹這河水的渾濁,從殷紅的圖解到凝重的苦澀,一路走來。理想與精神逐漸復歸于質樸的認同,影像也開始脫卸著一層一層的繭縛,還原著河水的本來,還原著土地的本來,還原著生活的本來,還有人。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清晨拾糞的老漢,河南,1993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在路上騎獨輪車的孩子,河南,1996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過河灘的行人,河南,1994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黃河邊放生的人們,河南,2009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河南蘭考,1991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河南蘭考,1999年

1985年開始“走黃河”

1985年的“走黃河”,是從北京學習回來之后的一個計劃。實施前人已經到了報社,當時實際上是等于跟《河南畫報》爭取來的時間,將近兩個月。

那時社會上流行著“尋根”的文化思潮。我就想著,我們的攝影,也應該尋找我們生活的這片土地的來由嘛,所以我就以周口文化館組織創作的名義,設計、組織起了一支隊伍,就是走黃河。一說起來大家都感興趣,說走就走了。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河南靈寶,1992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河灘里的戲臺,河南,1997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看飛機的人們,河南,1996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蕩秋千的孩子,河南鞏義,2003年

周口在豫東,我生活的那個地方就是黃泛區的腹地,最中心的地方。所以那一片土地是黃河水含的泥沙沉積下來的,那里的很多村莊,像西華、扶溝這些地方,過去的那個村子實際上是在地下的數米之下的,下面才是他們過去生活過的土地,是后來的黃河水淤積抬高形成了新的地面。

二戰期間蔣介石為了擋日本人,炸開了黃河花園口大堤,一夜之間豫東大地一片汪洋,河南、安徽、江蘇被淹了44個縣、1200多萬人受災,死亡80多萬人。老百姓苦不堪言。為阻擋日本人進攻武漢,爭得了大概有半年的時間,代價巨大。現在的豫東大平原,平的一望無際,平的讓人恐怖,是一片被苦難浸透的土地。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山塬上的小女孩,陜西,1988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蕩秋千的人,河南鞏義,1998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河南魯山,2009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玩社火的男孩,河南,1992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黃土塬上運水的毛驢,陜西,1995年

于德水:34年前,20多位攝影師的“走黃河”

山西磧口,1997年

20多位攝影人,沿著黃河逆流而上

1985年5月初,我們從花園口開始,逆流而上,順著黃河一直往上游走,走著拍著,多數時間步行,有時候也坐一段鄉間的公共汽車。走到壺口的時候,6月初的麥收已經開始了,到6月中旬才回來的。
責任編輯:菜鳥
首頁 | 資訊 | 關注 | 科技 | 財經 | 汽車 | 房產 | 時尚 | 旅游 | 圖片

Copyright © 2002-2011 www.ngmvpj.icu. 東和新聞網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東和新聞網

電腦版 | 移動版

彩名堂免费计划软件下载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