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男孩被爹媽送"特訓學校"戒網癮 兩天后身亡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菜鳥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3-17    

18歲男孩被爹媽送"特訓學校"戒網癮 兩天后身亡

最新消息>>

戒網癮致死

18歲男孩被父母送到戒網癮學校兩天后,突然不治身亡。原來,該"特訓學校"曾對男孩實施關禁閉、限制飲食、毆打等極端手段,從而導致悲劇發生。10月15日,合肥中院開庭審理了這起案件,羅某、張某祥、王某、孫某某、張某出庭受審。

據調查,羅某于2016年3月14日在合肥市注冊成立安徽正能教育有限公司并擔任法定代表人。2017年5月18日,羅某租賃廬江縣白山鎮興崗村新農小學校舍,并以"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訓學校"的名義對外招生。學校對外宣稱可以通過隔離封閉式的成長輔導戒除青少年的網癮,解決厭學、叛逆等成長問題。張某祥、孫某某、王某、張某均在羅某經營的安徽正能教育學校擔任教官,負責訓練學生。

據檢方指控,2017年8月2日,羅某駕車帶領張某祥、孫某某到阜陽市臨泉縣,與被害人李某的父母見面并簽訂《委托協議書》。8月3日下午,羅某等三人將李某強行帶離臨泉縣,并于當晚9點左右回到學校。因李某拒絕接受學校的管理并要求回家,羅某遂安排張某祥和孫某某把李某關入禁閉室,并將李某雙手銬在禁閉室窗戶柵欄最上面橫條上,由張某祥、王某、孫某某輪班看守。四人在看守李某的過程中不給李某休息,限制李某的進食、飲水并對李某實施毆打。8月5日下午5時許,孫某某發現李某身體異常,遂與羅某、張某祥一起將李某送至廬江縣中醫院搶救。李某經搶救無效死亡。經鑒定,被害人李某符合因高溫、限制體位、缺乏進食飲水、外傷等因素引起水電解質紊亂死亡。

18歲男孩被爹媽送"特訓學校"戒網癮 兩天后身亡

強行拖走接受訓練

另據指控,2017年6月9日,羅某在浙江省杭州市與被害人王某軒的父親簽訂《委托協議書》后,強行將王某軒從家中帶至學校接受訓練。同日,因王某軒在訓練中跑回宿舍休息,羅某將王某軒關在禁閉室約十二小時。因不服從管理,王某軒分別于6月14日至6月16日被關在禁閉室約兩天。6月28日至7月1日被關在禁閉室約三天。其間,由羅某、張某祥、孫某某、張某等人分別看守。

檢方認為,羅某、張某祥、王某、孫某某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一人死亡,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羅某、張某祥、孫某某、張某非法拘禁他人,應當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庭審中,面對指控,羅某等人均表示認罪悔罪,并當場向受害人家屬表達懺悔。受害人家屬哽咽失聲。

法院表示將擇日對該案進行宣判。

屢有發生>>

濟南一戒網癮學校學生與教員發生沖突 被控制時窒息死亡

4月16日22時30分,濟南天橋分局濼口派出所接到雅博教育培訓學校教員王某森到所投案,稱雅博學校內一名學生死亡。民警隨后現場查明,當晚7時40分許,13歲的死者王某在學校多媒體教室內與教員王某森、于某樂因管理問題發生沖突,“王某森、于某樂等在控制王某過程中,致其窒息死亡。”犯罪嫌疑人及涉事人員隨即被警方控制。17日上午,王某森、于某樂因涉嫌故意傷害(致死)罪被刑事拘留。

18歲男孩被爹媽送"特訓學校"戒網癮 兩天后身亡

18歲男孩被送戒網癮學校后死亡 5人被刑拘

安徽18歲男孩李傲被父母送到戒網癮學校兩天后,父母突然接到校方通知稱李傲身體不適,正在醫院治療。當他們趕到醫院時發現孩子已經死亡,且身體多處外傷。今日(8月16日),廬江縣公安局通報稱,經調查,該校為非法辦學點,因涉嫌非法拘禁,警方已刑拘5名校方人員。

河南網癮少年死亡追蹤:過半學生集體逃跑被抓回

5月19日,河南鄭州搏強新觀念培訓學校(以下簡稱搏強學校)的19歲河南少女郭玲玲因上廁所未向教官報告,被“加訓”兩個小時后死亡。

郭玲玲留給學校的最后痕跡是,身上臟兮兮的,混著土和血,臉上有傷,腫了好幾處。

在事發之前,學校有七十多名學生,他們在家長眼中是頑劣少年,因為無法管教,所以父母們寄希望于這所特訓學校。

記者走訪了7名學生、8位家長,回顧在搏強的經歷,很多學生稱之為“地獄”,學校留給他們的印記是被隔絕孤立、被體罰打壓,他們學會了另一種方式的自保:冷漠、出賣,或者不信任任何人。

學校亂象>>

網癮矯治學校亂象:9成涉體罰 7人已死亡

實際上,近年來,網癮矯治機構中發生類似悲劇并不鮮見。《法制晚報》記者梳理了媒體近年來報道的12例類似事件,超過9成涉事機構存在體罰學生情況,最終造成了包括玲玲在內的7名學生死亡。

專家表示,網癮有著極其復雜的成因,心理輔導教育極其重要。不應把網癮青少年當成“病人”,更不能來摧殘,而應該用科學的方法引導,讓孩子從網癮中一步步走出來。

近幾年來,在利益的驅使下,社會上各類戒網癮機構叢生,且管理混亂,問題不斷。目前國家還未有專管的部門,他建議國家層面將互聯網、網游、“網癮戒治”等和網絡有關的環節納入進來統一管理,從根本上治療“網癮戒治”亂象。

法晚記者對媒體公開報道的案例進行了統計,實際上,從2008年至今,除了“加訓死”的玲玲,至少還發生了11起類似事故,和玲玲命運相同的還有6名學生。如,5年前,廣西15歲少年鄧森山沉迷網絡,父母急切希望他能戒除網癮,將他送到了南寧起航訓練營,然而入校不到8個小時,父母就得到了兒子的死訊。

記者統計了學生進入機構到事發的相隔時間,最長為3個月,最短的只有兩個小時。有的孩子在學校期間多次選擇逃離,甚至不惜跳窗、跳樓。遼寧13歲男孩小健為戒網癮,被父母從遼寧送到濟南子悅教育培訓機構,不料剛到學校2小時便試圖離開,最終導致其鎖骨骨折。

18歲男孩被爹媽送"特訓學校"戒網癮 兩天后身亡

學校性質 多數機構無辦學資質

責任編輯:菜鳥
首頁 | 資訊 | 關注 | 科技 | 財經 | 汽車 | 房產 | 時尚 | 旅游 | 圖片

Copyright © 2002-2011 www.ngmvpj.icu. 東和新聞網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東和新聞網

電腦版 | 移動版

彩名堂免费计划软件下载2.0.6